欢迎访问中国民生播报网,广告投放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法规 >

二零一九年五月对四川巴中张全菊要求赔偿的诉求看法

时间: 2019-05-07 19:49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民生播报网 点击:

二零一九年五月对四川巴中张全菊要求赔偿的诉求看法

这是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对张全菊一事的看法;
【先看张全菊本人自述;叙述人;张全菊,女,汉族,七十二岁,家住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太子路北段18号1单元7号。
依法控诉;
巴州区人民法院副院长杨世继
巴州区人民法院原民事审判庭庭长鲜跃清
巴州区政法委副书记罗志成
巴州区政协委员李学伟
事情的来龙去脉;
一九九六年初,大地建筑安装公司(简称大地公司)的售房部公开出售其已装修的新式街东干道片区五号楼三层以下的房产,其三层以上楼房因待建只能预售,我选中其底层一个门面付清房款完成交易,取得产权。随后又向其另付款委托其装修完毕,我然后才接受了门市。 经商中遇到恩阳迁来巴州城同样经商的李学伟前来求租此房被我拒绝,他尽管心怀不满,也只能找巴师附小另行租房经商,但没想到,这是个阴狠小人,容不得一点悖逆,我家的艰难人生从此也因其而祸起萧墙。话说自从我儿子毛江成用此自有门市房经商后,经营一年多时间,生意也还可以的,比国营单位挣的那是真格多,一家生活的倒还安逸。但是这时候,那个李学伟因为门面没有我家地段好生意相对萧条而邪念萌发,对我们伸出了罪恶黑手,他很诡诈,知道人民法律可以管人民,首先切入点就是从司法开始着手,而恰恰,其姨姐夫就是巴州区人民法院民庭庭长鲜跃清,随后,他们就沆瀣一气勾搭成奸共同谋划罪恶行径,感觉力量不够,就又拉法院副院长杨世继入伙共筹,李学伟仰仗襟带威猛法院公权力,设谋将我家儿子行使产权达一年之久的门市房产抢走。其手段,就是利用官商勾结共同坑蒙拐骗而挤进房产开发,其中,他们协助农村包工头陈正刚谋得一份建房的宅基地,因为没有建筑资质证,只能挂靠大地公司,令其共襄参与分红,而陈正刚,唯上述马头是瞻也就顺理成章了。其后,这四个人合谋,由非编制身份的陈正刚以大无畏的劲头抢劫了我长期行使产权的门市(中间的细节都在巴中司法机关详尽备案,在次毋须细述),
一九九七年七月他们派出一批法警,将我正在营业的儿子及其众多顾客撵走霸占了我的门市,我向区法院抗议,又向市人民法院举报控诉,但当时的市政领导等人一直装聋作哑滴支支吾吾予以搪塞,将事情推向政法委,并授意区法院于八月的一天傍晚派出法警多名从我家把我押到法院在其灯光昏暗的法警室内对我逼供,做笔录的法官*大国记完就跑了,再由其法警利用我老眼昏花的缺憾诱骗我签字。后来当堂对峙时其满篇胡言乱语的底版就是翻开的《询问笔录》,我在《询问》中的认罪、认错、检讨、自我批驳、自我揭露等等,就是自我极度丑化的铁证如山,这样的下三滥手段后来如是者三才被我发觉,而第一次骗我签字之后又将我监押了一个星期并以此为由勒索我儿子一千元才放我出狱。出狱后,我拼死向市政府、纪检委状告杨、鲜二奸佞,十余年从未怠懈,但奸人背后有大伞,遮盖的我的举报总不见天光。后来,他们见我这种不死不休的架势将会进行到底且满城风雨,怕丢脸就再施一计,以“优厚”条件向我作口头保证诱骗我向法院起诉。自然,我又被这几个精通程序的混蛋套进圈里。失败逻辑就是;这一抢劫案岂能由贼喊捉贼的奸讼师来办理监守自盗的盗贼案?律师和办案法官眉来眼去滴暗送秋波,甚至将抢劫案的两名首恶杨、鲜择离案外,更为可恶的是办案人员还指使律师*国龙将抢劫民房的案由再次篡改为“退还售房款纠纷”的案由,而他们所商定的被告人之一的陈正刚则扮演了苦肉计的角色,此人并非大地公司的法人代表,仅是这起官商勾结案中拥有宅基地且只能向大地公司挂靠的一枚筹码,俩混账就以挂靠者的陈正刚这个马前卒来喧宾夺主滴充当了大地公司开言的代言人,当然,仅仅只是针对我这个个案,过后仍然一土混。以此为恃,施行大地公司卖给我门市的事实不具合法性的诡谋。其后,市人民检察院对此案的《检察建议》虽然为该法院顾全了脸面,但也充分指明了“受害人”李学伟购买此房的合同、协议是非法的,虽然没有明说他们是抢劫民房,但也明确指出“购买”属“并非善意取得”,  当时国家溃疡之重已是积重难返,况且一个被“康师傅”教育的“循规蹈矩”的四川,乃至巴中,甚或巴州区!利益集团之所以称其为集团,那肯定是前后左右密织蛛网的关系喽,故,市法院再审判决仍然强硬维护其劫掠这笔不义之财的初衷,拒不退还我的房产,只是给我增加了一点“退房款”,而且,还非法利用公权力剥夺我向省高院申请再审的权力,暗中避开我向省高院进行“疏通”,使省高院下达了荒唐的“终结”通知,从而彻底封锁了我由司法诘责奸佞而维护人权的法制道路。我悲愤填膺,咬牙再告,然再战再败,其行招致更加病狂的镇压,罪名是“给你加了几十万元,你还要告,这是在敲诈政府(MAPIMAIPI),事已至此,伸头缩头皆是一刀,再向北京中纪委,这次行动结果很简单,直接精确定位滴将我抓拿回川,收入监狱后给我谆谆教诲;“你向中纪委上访就是犯法,所以要拘留你”(法制管不了政府官员,我们不找党找谁?找党也犯法?可见,四川的周永康垒砌的壁垒是多么的铜墙铁壁且森严壁垒)。
再下来,我得说说儿子的事情,其辛酸遭遇,皆拜赐于我的倔犟,见附件;
要求;
1、以司法公开的形式将我这件房产、门面一事说清楚。
2、儿子被大地公司伪法人逼的至今无影无踪,工作待遇什么都没的咾,我要我娃儿。
3、施行前两点的前提是抓了杨世继、鲜跃清,我双手拥护国家走上依法治国的道路,我们公堂上对峙清楚,不说清楚,我就是死了都不会原谅这起伤天害理的不明不白。
下为附件;
张全菊
二零一七年八月
===============
二零一半年十一月本人看法;
政府之囿;
政府部门先把房子卖出去了,过后觉得没赚到那么多钱,“亏了”,就再转回来把房子又收回去了,还冠冕堂皇滴谓之依法办事。这种做法,不论德治还是法制社会,都是明白无误的令人鄙夷的出尔反尔,不要说什么公司法人更换了业务也相应变更了,也不要企图以建筑商越俎代庖滴私自售卖房屋的低劣辩解之词进行遮掩,建筑商不是开发商的嫡系吗?不是嫡系怎么能够拿得上公章?开发商不是政府管控的资本家吗?巴中市巴州区的政府是怎么管控资本家私下偷鸡摸狗的?出现了这个令人喷饭的闹剧,就是你巴中政府失察的铁证如山,而这个龌龊究之到底,就是没有契约精神,想那样就那样,寡廉鲜耻滴以至如斯,没有契约精神,就不要动辄什么法制法制滴嚷嚷,社会主义民主法制教你四川-巴中-巴州区的党政出尔反尔滴不要逼脸吗?一众虫豸。
张全菊之错;
身为高级教师,教书育人经年,竟然不知道从建筑商手里买房子是违法的吗?她犯的错误用很简单的比喻就可以通俗说明;到商场里买东西,物品二十元,为贪图便宜,出十块钱给营业员,直接绕过了收银,这是什么行为,不会不知道吧?这当然是犯罪了,尤其作为一名多年执教的光荣退休教师,怎么能够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在这里,收银和公交车售票员就是开发商,你张全菊再不济,也不应当把钱直接交到司机手里买车票吧?这是常识,而公交车司机和商场营业员直接收钱,在任何时候,都是犯罪行为,都是和出钱的买主构成了沆瀣一气的犯罪同谋事实成立,这没有任何可以辩解的地方,人民教师哎,就这样的素质?另外,事情过后,政府给你赔偿了没有?没有拿钱为什么又要签字?你张全菊能说清楚这些沟沟壑壑吗?光靠披头散发滴到处嚷嚷,是没有用的,得-讲-理。
最后;
张全菊一直不忿政府做贼心虚的赔付数目,而政府却再三再四滴一审二审直至三审滴对张全菊进行终结,只是威慑人的恐吓把戏而已,道理上恐怕说不过去。诚然,张全菊肯定有不能容忍的错误之处,但错误却是以政府先错作为积垫的,如此,按事情究由的逻辑来看,最大让步者必须是政府,不管你二审三审哪怕最高审,此案也不能这么终结,得讲道理不是?按原价赔付肯定不行,那叫卸磨杀驴或者过河拆桥。应当坐下来,心平气和滴商量个数目,这非但是政府的气度,也是考究张全菊人民教师晚年本色的时候,毕竟,你干的事确实让人不齿。
陈世栋 湘煞池宽 2018年11月11日
================
二零一九年五月,对张全菊一案的看法;
去年,在张全菊一案的审慎评析中,虽然采取了大家都能看得懂的同情态度,即-对张全菊违法在先,采取了辩证的手法,予以开脱,但张全菊至今,仍然没有悔悟的表现,仍然觉得自己全都是道理,仍然认为错误全在政府一方,对此,我只能采取最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张全菊一案进行法制观念的严谨甄定,这里,毋须太多辩解,只看2018年11月期间对张全菊之事,相对于张全菊自身触犯法律的重点部分-【身为高级教师,教书育人经年,竟然不知道从建筑商手里买房子是违法?她犯的错误用很简单的比喻就可以通俗说明;到商场里买东西,物品二十元,为贪图便宜,出十块钱给营业员,直接绕过了收银,这是什么行为,不会不知道吧?这当然是犯罪,尤其作为一名多年执教的光荣退休教师,怎么能够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在这里,收银和公交车售票员就是开发商,你张全菊再不济,也不应当把钱直接交到司机手里买车票吧?这是常识,而公交车司机和商场营业员直接收钱,在任何时候,都是犯罪行为,都是和出钱的买主构成了沆瀣一气的犯罪同谋事实成立,这没有任何可以辩解的地方,人民教师哎,就这样的素质?另外,事情过后,政府给你赔偿了没有?没有拿钱为什么又要签字?你张全菊能说清楚这些沟沟壑壑吗?光靠披头散发滴到处嚷嚷,是没有用的,得-讲-理】。上述,可以很轻易滴得出结论;张全菊是违法在先。而对于首先违法的犯罪嫌疑人而言,在法律意义上,首先必须伏法认罪,而不是先撇开犯罪事实去极力纠扯细微末节进行狡辩,欲图达到牵涉更多不合法的人和事来洗白或抹杀自己确实犯罪的事实。从2017年对张全菊的首贴至今,沿着张全菊是否违法在先的脉络,可以明显看出,张全菊确实是违法在先,其之违法事实的成立,在她和建筑商达成房屋买卖成交的时候,就已经构成。而四川省司法最终对其进行三级终结,可以看出,四川省各级政府,对张全菊一案,是进行了相当耐心、细心、严谨的对待的。而四川省各级政府对张全菊一案的最后裁决甄定,是采取了严格的司法程序的,即-将犯罪事实和犯罪情节严格分开为是否犯罪唯论的思路进行裁决的。在此,我可以对此进行明确表态;这个思路没有问题。而张全菊至今对各级法院的最终裁决不服,和各级法院对张全菊采取加额赔付的双方态度可以看出;政府虽然严格按照司法程序对张全菊进行了公平公正的裁决,但是,政府心里明白,在张全菊一事中,当时政府的所作所为终究有悖逆传统的愧疚,毕竟,不管大地公司的法人是否变更,这不能作为政府疏忽监管企业的自我开脱理由。而张全菊自始至终,都死死咬住这个问题作为自我辩护的依恃,逼迫政府低头,也是依仗着传统的信义观念在博取社会舆论的响应。这就是政府为什么会一而再三滴对张全菊之事予以绥靖的内在逻辑,毕竟,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各级司法,自始至终,对造成张全菊一案的政府自身缺憾一事,没有明确的答复和处理意见,致使公平公正的法治,有嬗变为唯我独尊的威权意蕴,这也是毋须狡辩的事实吧?
最后;
对于张全菊-
必须承认违法在先的事实。
对于政府-
1、对张全菊的赔付;
1)以当时付款数目和第一次开庭期间的时间间隔的房屋市价为基准,进行赔付,倘若当时政府的确是按照随行就市的市价进行了赔付,而张全菊不予接受,那么,款项可以由政府保管,随时可以对有认识表现的张全菊予以兑付,此案于此,必须终结。而二审及三审的赔付处理方式,全部可以按照这个思路进行赔付。
2)如果当时政府对张全菊一案的三审期间,确实是以社会能够接受的方式,也即所谓的德法并治的方式,对张全菊进行了赔付,而张全菊不予接受,则按照1-1)的方式(以当时付款数目和第一次开庭期间的时间间隔的房屋市价为基准,进行赔付,倘若当时政府的确是按照随行就市的市价进行了赔付,而张全菊不予接受,那么,款项可以由政府保管,随时可以对有认识表现的张全菊予以兑付,而二审及三审的赔付处理方式,全部可以按照这个思路进行赔付)进行处理。
3)如果时任政府对张全菊的第一次协商赔付没有按照市价予以赔付,那么,时任政府必须担当这个责任,进行全额赔付的善后处理。
4)通过张全菊一案,对时任政府处理此案的人员、公司及政府沆瀣一气滴陷坑社会行为的涉事机构和人员,进行全面彻查,这是建设精准法制的必须之路。
陈世栋  湘煞池宽  2019年5月6日


(责任编辑:admin)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删稿指南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民生播报网 商务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3 www.zgmsb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民生播报网
 技术支持:中国民生播报网技术部